小p同学

【言白】小段子

如题,就只是个突发脑洞的小段子
就算ooc也不要打我!!



白起没什么任务的时候闲的发慌,就会在华锐陪李泽言加班。
终于从一堆报表里抬起头的李泽言,看见自家的小警官窝在沙发上发呆,慢慢走过去,坐在白起跟前,揉了揉炸起来的呆毛,“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嗯?”突然听见声响的白起猛然回神,看清楚来人之后,“哦,想你。”

心儿里,有两个人人


新年快乐啊大家!!!

何须剑道争锋?千人指,万人封,可问江湖鼎峰;三尺秋水尘不染,天下无双

哈哈哈哈哈哈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好看!!!流鼻血

【言白】酸梅汤

ooc依旧有,私设有,不甜的糖,撞梗应该不存在的吧

逻辑废,文笔渣,是的,我就是个美食lo主


白警官中暑了!Evol特警虽然体质很好,但也经不住在这种天气的正午时间监视追踪犯人。押着犯人回去的时候,警局空调开得略低,从热头上进屋的白起被凉风一吹,突然就开始昏头昏脑。好在任务完成,可以回家休息。所以下班回家的李大总裁一开门,看见的就是窝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瞪瞪的白起。

皱着眉慢慢过去轻轻推醒白起,“怎么了?”

“唔,,,你回来了啊,别吵,中暑而已,让我睡会儿,晚上不吃饭了。”说完调整了姿势,眼看又要睡过去。

“我看你确实睡到不清醒,在这睡能睡舒服吗!”说着抱起他的小警官进卧室,替他换了睡衣,盖好被子,空调调好温度,自顾自的又去了厨房。

白起再醒过来的时候夕阳都快彻底沉入地平线了。看着夕阳余晖,坐在床上想了好半天我在哪?我是谁?我要干什么?的人生三大哲学问题之后才渐渐回神,去客厅倒水喝的时候闻到空气中似有似无的飘着些酸甜气,有些熟悉。端着水杯走进厨房,看见李泽言还在忙忙叨叨。“醒了?还难受吗?”

“嗯?好像好了吧。”刚睡醒的白起还是迷迷糊糊慢半拍。

“白痴。”李泽言笑着说道,然后拿起跟前的杯子递到白起手里,“别喝水了,喝这个,会舒服些。”

“嗯?什么啊。”白起接过杯子尝了一口,是了,空气中那酸甜气有了答案,就是自己手里现在端着的凉到正好的酸梅汤,和着当啷啷的小冰块,记忆也随着酸甜气飘回那年夏天。


—————————童年分割线是我——————————————


那是白起还小的时候,母亲还在身边。有一年夏天天气热到爆炸。李泽言父母出差,将还小的李泽言托付给白起妈妈照看,那时候小白起还会乖乖的叫泽言哥哥。因为天气太热,两个孩子也不疯跑了,坐在院子里的大树荫里边吃西瓜边聊天。“泽言哥哥,我跟你嗦,我昨天晚上看见一只特别大的大蜘蛛路过我的窗户,有这——————么大。”小小的白起特别夸张的比划着,“可是我一点儿也没有害怕。”一脸骄傲的求表扬的看着李泽言。

“傻瓜,哪有那么大的蜘蛛,你慢点儿吃,西瓜汁儿都要流身上了,你妈妈等会儿嫌你弄脏衣服我可不帮你求情。”小小的李泽言就暴露怼怼体质。

“小起,泽言,吃完了没?昨天是谁说要跟我一起煮酸梅汤的。”

“我我我!我还要超级冰镇的!”这么活泛的自然是放下西瓜皮高举手蹦跳的小白起。

“天气这么热,小起不能吃太凉的哟,泽言也是。”正在准备食材的白妈妈看着前后脚过来的两个小朋友笑着说。

“一份乌梅,一份山楂,适量甘草,加足量的水,大火烧开,小火熬煮...”白妈妈一样一样的介绍着,小李泽言认真的学着,白起就不一样,总能被身边的各种事物吸引,尝尝干的乌梅,酸到满屋子找水,一刻也不消停,还要问问适量到底是什么量。

煮好的酸梅汤要晾凉,白妈妈拿小冰格冻了些汤汁的冰块,但凉的过程是不能放进冰箱的,装进白瓷罐子里放在井水中进行冰镇,不会因为过于冰凉扎伤小朋友的脾胃,之后盛进小白瓷碗里,放几个小块的冰块,能让这两个孩子开心好久。

“可是妈妈,我还是没学会!”白起边喝边嘟囔。

“谁让你不认真学,总是开小差,我可学会了。”这个年龄的孩子总会对比自己小的小朋友充满鄙夷。“但我可以煮给你喝。”这句说的格外轻,似是要被窗外的知了声淹没,也不知道白起听见没听见。



                                        还是我分割线                                                       


想起小时候的事,白起不禁有些愣神。

“想什么呢,还傻笑。”看着愣在那的白起李泽言问道。

“嗯?没什么,很好喝,有她的味道。”白起捧着杯子想,不会太凉,不会伤脾胃,是属于那人的温柔。

“傻瓜,你学不会的我都替你学,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有我的。”轻轻的把白起圈在怀里,深吸着独属于他的小警官的味道。

“嗯,饿了。”直白而干脆,还是那个白起。

“刚才说不吃饭的是谁,给你煮了粥,刚好些就吃清淡的吧。没喝完的吃完饭再喝吧,饭前别喝太多。”总裁的碎碎念模式,“过来吃饭。”

“来了来了。”喝了一半的杯子被放在厨房的料理台上,还没融化的冰块和杯壁碰撞发出响声,窗外依旧是不停的知了叫声,万家灯火中,终是有了一盏属于你我。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来自穆桂英挂帅,反正就是觉得这句和夏天特别配,手残作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好好的设定就被我写成这鬼样子了,越写越跑偏,凑合看吧,别打我就行。但酸梅汤是真的好喝!!!



【言白】如何停止另一半的碎碎念

ooc有,依旧日常小段子


白起表示今天心情很好,因为出差好几天的布丁某终于回来了。终于等到晚饭后,白起迫不及待的迅速拉开冰箱,掏出布丁,盘坐在沙发上,边美滋儿的吃边玩儿游戏,收拾完餐桌的李泽言过来坐在沙发上,白起挪了挪姿势,在李泽言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吃,抱着白起的李泽言沉默了几秒钟开始碎碎念,“我听悠然说,之前随行采访的时候,那天你们局的女警花又来送午餐?”

“嗯,是,但我没吃,吃悠然的面包来着。”白起随口附和着,注意力几乎都放在游戏上,并没有听出李泽言的不悦。

“之后的任务,你是不是又不顾危险,拼命保护悠然了。”是李泽言式肯定句。

“嗯,她是你员工,工作中要是受伤了,你解决起来也很麻烦。”白起放下手机,又吃了口布丁,冲李泽言笑笑,一脸满足。

“嗯?你现在又知道麻烦了?不好好吃饭胃疼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麻烦,要是受了伤住院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没等李泽言说完,白起已经抬起头轻轻的在他嘴角落下一吻,带着布丁的奶香气,面对突然主动的白起,李泽言一愣,禁了声。

“我有好好张开风墙,那样的状况还不至于让我受伤,还有,我只想吃你做的饭。”说出这句话的白起红了耳根。

李泽言见他这样,突然笑出声,“傻瓜,说你想我有这么难吗,嗯?”


End

灵感来源于我们家喵,别打我


【言白】

口不泽言,想入飞飞,新年快乐,皮的开心

【言白】醉

ooc有,别打

双节到,反正也没我事儿,就更文呗


李泽言和白起闹别扭,其实俩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大吵一通,双方觉得应该冷静冷静,于是,分居状态的俩人一个傲娇一个耿直,就这么完全不联系得有小半个月,久到李泽言开始怀疑是不是白起那边已经决定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和自己分手了。


韩野见他宇宙无敌第一棒的白哥最近特别低气压,就好像回到曾经,趁着今天白起休假,拉他去喝酒散心,结果,酒入愁肠便就此不肯罢休,看着排了一吧台的酒瓶,韩野在心里默默为白哥点个赞。赞归赞,还是要把白哥安全送回家的,韩野叫个车送白起回家,把喝的迷迷糊糊的白起送回家之后,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嗯,喝醉了的白哥战斗力依然爆表,内心双击666。“那白哥你好好休息啊,我走了。”听得韩野离去,抱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的白起掏出手机,从心而动,终于鼓起勇气给李泽言打电话,结果从等候音直到熟悉的女声响起,白起才意识到李泽言似乎是并不想接电话。心里挺委屈,放下手机,窝在沙发上,终是不敌醉意。


李泽言也挺闹心,从浴室出来,看着手机上的未接,冲个澡的功夫居然错过了白起的电话,再回过去始终无人接听。小警官一直不接电话,李泽言不知道是又闹别扭了还是出了什么事,跟悠然一打听才知道今天韩野拉白起去喝酒解千愁了。还是放不下心,驱车赶往白起的公寓。


李泽言进了门才发现白起窝在沙发上,以这种姿势给自己提供安全感,手机根本不在身边,有气又心疼,从卧室抱了被子来给白起盖上,才进厨房煮了醒酒汤来。“白起,白起,醒醒了。喝这么多,难受不难受,起来把这个喝了。”端着醒酒汤过来的李泽言坐沙发上,轻轻摇了摇白起。白起睡的迷迷糊糊,感觉有人,习惯性的就凑过去,乖巧的就着来人的手喝干净了一整碗。


“嗯...李泽言?”

“是我,还难受不难受了?”语气里全是关切,顺手让白起靠在自己怀里,轻轻帮他揉着宿醉的头。

今天喝多了的白起像个孩子一样,毫不理会李泽言说了什么,自顾自的嘟囔,“李泽言,你知道吗?我以为我喝个稀泥烂醉,就能打个电话给你,告诉你我很想你。结果你没有接电话,这酒白喝了…”

“怪我,我该早些来找你的,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你,想自己怎么能够放你离开。”李泽言轻声说着,似是怕惊扰了怀里的人。

“你知道,这里,特别疼。”白起戳了戳自己左胸的部位。

“乖,亲亲就不疼了。”轻吻身下人,依旧轻声轻语的哄道。“抱你去床上睡,睡醒了明天就不难受了。”

“睡醒了就见不到李泽言了。”白起略有抗拒,但喝醉了的身体确实不太听用。

“不会,我一直都在,再也不放开你了。”


End

感觉写完的和预期的差着两条街,改了半天越改越奇怪,就酱吧,怕是吃太多的我脑袋确实不太好使,本来文笔就渣,现在回到三岁文笔,嗯。

【言白】南极以北

ooc,短小小段子


年底,李泽言总在华锐加班,忙到不行。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发现已经有人坐在里边等了,不消说,敢直接进总裁办公室的只有飞天小特警白起白大人。
“嗯?你怎么来了?”李泽言放下会议材料,走到白起身边说道。
“我在家做饭做多了,吃不完,顺路给你送点儿吃。”白起从桌上拿起便当盒,一本正经胡诹。
“哦?我倒是不知道城南城北是怎么个顺路法。”李泽言一边打开便当盒一边调笑。
见被戳破了小心思,白起反倒理直气壮起来,“因为是你,南极以北,我都顺路。”

【言白】贪念

ooc有,不甜的糖,撞梗应该不存在的吧


入夜,白起回来的时候,李泽言正心不在焉的看报表,看见来人,第一反应竟是小警察又带伤归来了。等白起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坐在床上熟练地拿出绷带,不以为然的自行处理伤口时,李泽言看他伤在左臂,刀口不深,却极长,血气蔓延。无奈,心疼的叹口气,走过去,接过绷带帮白起包扎,其间不发一语。白起看他这样,深知他是生了大气了。包扎完毕,李泽言也只是沉声说了句:“好好休息。”起身要走,却被坐在床上的人拽住衬衫角,低头看向那人,白起闷闷的说:“对不起,我以后会学着小心,学着受伤也不会一个人承受,我会学着跟你说很疼,学着告诉你我会害怕,李泽言,不生气了好不好,挺晚了,睡觉吧。”

叹了口气,揉了揉那人栗色的头发,“总是让我心疼,却也总拿你没办法。”说罢躺下,将白起捞进怀中,低头轻吻恋人额头,“睡吧,我在。”“嗯,晚安。”那人喃喃,呼吸渐趋平稳,灯光昏黄。

我爱极了所有与你的温存时刻,竟对一辈子也起了贪念。何其有幸,你仍在我身旁,那我是否可以觊觎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