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p同学

【言白】炒红果

ooc有,私设有,不甜的糖,撞梗应该不存在的吧

逻辑废,文笔渣



白起进家门的时候,李泽言正在料理台跟前处理刚买的山楂。

“我回来了!哟,大总裁今天回来的好早。”看见家里有人,白起冲着那边调侃道。

“嗯,今天开完会,后续的事项留给他们处理就好。”

换完起居服,洗完手的白起凑到料理台旁,“做什么呢?嗯,山楂不错。”

“炒红果,煮了百合梨汤,去自己盛。”李泽言嘴里忙着说,手底下忙着收拾。

“我没长手,略略略。”搬了个高凳坐在李泽言对面的白起说。

“别闹,我占着手呢。”李泽言白了他一眼。

“哦,总裁大人压榨病人了!”白起嘟嘟囔囔。

“嗯?我倒是还不知道你有什么病。”

“我得了一种不能自己盛汤的病。”白起边说着边去盛好了汤,坐在李泽言对面。

“怎么又飘回来的?不冷么”李泽言抬头看了眼对面的正喝汤的人。

“嗯,甜度刚好,好喝。刚下完雪,开车太慢,还容易出事故。嗯,对了,我明天送你上班,回来路上看见总有车打滑。”白起边说话边喝汤,鼓鼓囊囊的,像个仓鼠,李泽言这么想着,眼带笑意。“你笑什么?”“没什么...吃完了赶紧来帮忙。”

“怎么想起来做炒红果了?”

“有人不想吃吗?别玩儿,好好弄,把山楂切两半就行,我来去核。”

“没有人!李泽言你真是不怕麻烦。”

“你想吃,我怎么会觉得麻烦。”

“说真的,你这贤妻良母的跟我妈一样,泽言哥哥!”最后四个字咬的极重,那是白起还是个小团子的时候才会叫的称呼,稍微长大些的时候就不再叫了,今天故意这么说,看来心情是极好。

“白痴,这都什么辈分。自己捋的清吗?”

“并不想捋清。”

完成了山楂的去核部分,开始进行煮制。“李泽言你别忘了放糖桂花啊!”在厨房巡视的白少爷如是说。

“那么麻烦白大爷去冰箱里把糖桂花拿来。”

煮好的炒红果临出锅前被搅入糖桂花,透出丝丝秋天的味道,好好的收在白瓷罐里,红果衬白瓷,热烈又肃静,似极了屋内的两人,“放冰箱里冷藏,晚饭后你就能吃了。”

“大哥你使唤我甚是顺手啊!”白起笑道。

“嗯,甚是,顺手。”

晚饭后,李泽言坐在沙发上抱着iPad看最近的财经新闻,早就急不可耐的白起去冰箱里拿出红果,红红艳艳的盛了一小碗,喜滋滋的吃着。别看小警官都24了,这方面还是像个孩子。坐在李泽言旁边,“诶,李泽言,这个真的好吃,酸酸甜甜,你要不要吃,嗯,我喂你,啊——呜”朝着李泽言过去的勺子在后半程又转回了白起这边,小阴谋得逞的白起促狭的笑着,下一秒唇上传来的温热气息定格了这个表情,酸甜气于唇齿间交互,浓烈且热情。

“嗯,很好吃。”分开后李泽言看着吃瘪的白起如是说。



下雪的冬天和炒红果更配,比起写文,好像还是美食节目更适合我!来自吃货的执念。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