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p同学

【言白】贪念

ooc有,不甜的糖,撞梗应该不存在的吧


入夜,白起回来的时候,李泽言正心不在焉的看报表,看见来人,第一反应竟是小警察又带伤归来了。等白起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坐在床上熟练地拿出绷带,不以为然的自行处理伤口时,李泽言看他伤在左臂,刀口不深,却极长,血气蔓延。无奈,心疼的叹口气,走过去,接过绷带帮白起包扎,其间不发一语。白起看他这样,深知他是生了大气了。包扎完毕,李泽言也只是沉声说了句:“好好休息。”起身要走,却被坐在床上的人拽住衬衫角,低头看向那人,白起闷闷的说:“对不起,我以后会学着小心,学着受伤也不会一个人承受,我会学着跟你说很疼,学着告诉你我会害怕,李泽言,不生气了好不好,挺晚了,睡觉吧。”

叹了口气,揉了揉那人栗色的头发,“总是让我心疼,却也总拿你没办法。”说罢躺下,将白起捞进怀中,低头轻吻恋人额头,“睡吧,我在。”“嗯,晚安。”那人喃喃,呼吸渐趋平稳,灯光昏黄。

我爱极了所有与你的温存时刻,竟对一辈子也起了贪念。何其有幸,你仍在我身旁,那我是否可以觊觎来生。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