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p同学

【言白】酸梅汤

ooc依旧有,私设有,不甜的糖,撞梗应该不存在的吧

逻辑废,文笔渣,是的,我就是个美食lo主


白警官中暑了!Evol特警虽然体质很好,但也经不住在这种天气的正午时间监视追踪犯人。押着犯人回去的时候,警局空调开得略低,从热头上进屋的白起被凉风一吹,突然就开始昏头昏脑。好在任务完成,可以回家休息。所以下班回家的李大总裁一开门,看见的就是窝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瞪瞪的白起。

皱着眉慢慢过去轻轻推醒白起,“怎么了?”

“唔,,,你回来了啊,别吵,中暑而已,让我睡会儿,晚上不吃饭了。”说完调整了姿势,眼看又要睡过去。

“我看你确实睡到不清醒,在这睡能睡舒服吗!”说着抱起他的小警官进卧室,替他换了睡衣,盖好被子,空调调好温度,自顾自的又去了厨房。

白起再醒过来的时候夕阳都快彻底沉入地平线了。看着夕阳余晖,坐在床上想了好半天我在哪?我是谁?我要干什么?的人生三大哲学问题之后才渐渐回神,去客厅倒水喝的时候闻到空气中似有似无的飘着些酸甜气,有些熟悉。端着水杯走进厨房,看见李泽言还在忙忙叨叨。“醒了?还难受吗?”

“嗯?好像好了吧。”刚睡醒的白起还是迷迷糊糊慢半拍。

“白痴。”李泽言笑着说道,然后拿起跟前的杯子递到白起手里,“别喝水了,喝这个,会舒服些。”

“嗯?什么啊。”白起接过杯子尝了一口,是了,空气中那酸甜气有了答案,就是自己手里现在端着的凉到正好的酸梅汤,和着当啷啷的小冰块,记忆也随着酸甜气飘回那年夏天。


—————————童年分割线是我——————————————


那是白起还小的时候,母亲还在身边。有一年夏天天气热到爆炸。李泽言父母出差,将还小的李泽言托付给白起妈妈照看,那时候小白起还会乖乖的叫泽言哥哥。因为天气太热,两个孩子也不疯跑了,坐在院子里的大树荫里边吃西瓜边聊天。“泽言哥哥,我跟你嗦,我昨天晚上看见一只特别大的大蜘蛛路过我的窗户,有这——————么大。”小小的白起特别夸张的比划着,“可是我一点儿也没有害怕。”一脸骄傲的求表扬的看着李泽言。

“傻瓜,哪有那么大的蜘蛛,你慢点儿吃,西瓜汁儿都要流身上了,你妈妈等会儿嫌你弄脏衣服我可不帮你求情。”小小的李泽言就暴露怼怼体质。

“小起,泽言,吃完了没?昨天是谁说要跟我一起煮酸梅汤的。”

“我我我!我还要超级冰镇的!”这么活泛的自然是放下西瓜皮高举手蹦跳的小白起。

“天气这么热,小起不能吃太凉的哟,泽言也是。”正在准备食材的白妈妈看着前后脚过来的两个小朋友笑着说。

“一份乌梅,一份山楂,适量甘草,加足量的水,大火烧开,小火熬煮...”白妈妈一样一样的介绍着,小李泽言认真的学着,白起就不一样,总能被身边的各种事物吸引,尝尝干的乌梅,酸到满屋子找水,一刻也不消停,还要问问适量到底是什么量。

煮好的酸梅汤要晾凉,白妈妈拿小冰格冻了些汤汁的冰块,但凉的过程是不能放进冰箱的,装进白瓷罐子里放在井水中进行冰镇,不会因为过于冰凉扎伤小朋友的脾胃,之后盛进小白瓷碗里,放几个小块的冰块,能让这两个孩子开心好久。

“可是妈妈,我还是没学会!”白起边喝边嘟囔。

“谁让你不认真学,总是开小差,我可学会了。”这个年龄的孩子总会对比自己小的小朋友充满鄙夷。“但我可以煮给你喝。”这句说的格外轻,似是要被窗外的知了声淹没,也不知道白起听见没听见。



                                        还是我分割线                                                       


想起小时候的事,白起不禁有些愣神。

“想什么呢,还傻笑。”看着愣在那的白起李泽言问道。

“嗯?没什么,很好喝,有她的味道。”白起捧着杯子想,不会太凉,不会伤脾胃,是属于那人的温柔。

“傻瓜,你学不会的我都替你学,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有我的。”轻轻的把白起圈在怀里,深吸着独属于他的小警官的味道。

“嗯,饿了。”直白而干脆,还是那个白起。

“刚才说不吃饭的是谁,给你煮了粥,刚好些就吃清淡的吧。没喝完的吃完饭再喝吧,饭前别喝太多。”总裁的碎碎念模式,“过来吃饭。”

“来了来了。”喝了一半的杯子被放在厨房的料理台上,还没融化的冰块和杯壁碰撞发出响声,窗外依旧是不停的知了叫声,万家灯火中,终是有了一盏属于你我。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来自穆桂英挂帅,反正就是觉得这句和夏天特别配,手残作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好好的设定就被我写成这鬼样子了,越写越跑偏,凑合看吧,别打我就行。但酸梅汤是真的好喝!!!



评论(14)

热度(104)